文章文章

点融网,se94se艹榴

2020-12-25 16:26:49 写回复
张将军站在山包顶上,目光炯炯有神地看向京师方向,连连点头道:

小姑娘一晚上能承受几个人

“很好!我们驻扎在这里很好。这正是本将军想要的地方!”

  众人频频点头,挑起大指。

  刑部尚书趴在紫檀木案几上,进入梦乡,其它人也各自歇息去了,一时之间,中军大帐内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
  在中军大帐外,围着圈锦衣卫,背对大帐,面朝外面,笔直站着。

  张千户带领另一队锦衣卫,在距中军大帐一箭地远的地方,用刀挖坑,边挖边不住地回头看。

  黄土路上,出现了条不到半个膝盖高的坑道,只有半个胳膊宽,像条小溪,横着穿过了黄土路。

  张千户低头看着这条小沟,点头道:“也罢,这就算是壕沟了。”说完,他一步从上面飞了过去。

霸道帝王恋上我


  谢小石出城后,长出口气,步伐慢了下来,用的是寻常的走路速度。

  他边走边调息内力,内力缓缓地恢复着。

  走着走着,他突然停住脚步,拍了下腰间,那里已空空无物,两柄刀已经留在了皇宫,他不由摇头苦笑了下,接着向前走去,如同阵风。

  天色越来越晚,半个月亮悬在空中,好似盏灯,将地面照得微亮。

  他乘着月色,向前走着,不知走了多久,离开京师已经接近三十里地了,他不由回头看了下京师方向,连连挥手,然后转过头,向前飞跑起来。

  跑了没多远,他忽地停住脚步,睁大眼看着前方,呆呆站着,满脸惊愕。

  只见前方的山包上,星星点点,点着无数盏灯,自南向北延伸,绵延不知多长,望不到边,那些灯光,像是闪着亮光的白线,将前方挡住了。

  他使劲揉了揉眼睛,看着前方,纹丝不动,任凭冷风吹得他衣袖飘舞。

  过了小半盏茶时间,他才打个愣神,道: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然

驸马插公主恋战雪小说

后他抬头看看路边,有棵大槐树,两人合抱粗细,五六层楼高。

  他将袖子捋了起来,双手抓住大槐树,像大猩猩似的往上爬。

  “嗖、嗖”不过五六次喘息的时间,他就爬到了槐树顶,手搭凉棚向前方张望。

  这时候,他看得更远更清晰了。

  那条亮线,自南向北延伸着,根本望不到头,并且在灯光下,隐隐有人走动,似乎手持大刀长矛。

  他倒吸口凉气,道:“这么多军兵?是哪支兵马?”

  他低头沉思起来,想了小半盏茶时间,突地抬起头道:“该不会是他们吧!”

  顿时他冷汗直冒,“想破脑袋也想不到,他们会到这来!柳大将军不会往这个方向跑的,他们应该堵住东边和南边才是对的!”

  想到这里,他不由连连摇头,向左右看看,道:“如果是他们挡道,那可不好办了!”

  他低头沉思了阵,然后又爬下了树,向前走去。

  他一直走出了那片树林,来到树林外空地上。

  这块空地,有几箭地宽,杂草丛生,没过膝盖,将树林和山包隔开,使得前方没有掩护,如果再往前走,就会被发现

  谢小石便在树林边停住脚步,静静地注视前方。

  只见对面的山包上,灯光闪烁,并且有明军走来走去,即使是在山包脚下,也有队明军走动。

  他不由倒吸口气,向后退了退,将身形隐在树木后。

  他低头思考道:“前方可是十万大军,可不容易过去!”他又看看左右两边,“回去是绝无可能了。但是想要绕过去,那也不可能。这下怎么办呢?”

  他额头的汗水“滴答、滴答”直往下滴。

  过了几次喘息的时间,他咬牙道:“不怕!他们是抓柳大将军的,不是我的。我同他们打个招呼,就混过去

阿片网怎么找

了!”

  主意打定,他面露笑容,向前走去。

  走了没两步,前方传来阵“咣咣”的敲锣声,有明军扯着

文学

嗓子叫道:“大家仔细点!元帅大人有令,不放任何人过去!否则格杀勿论!”

  声音直冲云霄,传出几条街远,他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“嗖”地声,他又缩了回去,咬牙道:“这下可不好办了!明天太阳升起之前,一定要赶到地方,现在居然发生这种情况。这——”

  他的牙齿咬得“咔咔”直响,衣袖、头发无风飘了起来,双手也微微抖动着。

  过了几次喘息的时间,他“呼”地抬起头,紧盯前方道:“为今之计,只有硬着头皮往前冲了!”

  说完,握紧拳

头,指节被捏得“咔叭、咔叭”直响,似乎要把骨头捏碎,胳膊上肌肉也岩石般地隆起,头发海藻似的四下

公交车上的性故事

飘舞,猎猎起舞。

  他猫着腰,向前走了几步,伏在空地上,注视着前方。

  “这里驻军太多,到别处看看。”说完,他又向北边走。

  当走到官道上时,发现前方两个山包中间,立着中军大营。

  大营灯光闪烁,将方圆几个篮球场大小地

文学

方,照得亮如白昼,它正堵在道路的中间,将西行的道路牢牢封住。

  灯光下,数队身着大红锦袍、腰挎绣春刀的锦衣卫走来走去,大瞪着眼睛,虎视眈眈地看着周围。

  谢小石倒吸口凉气,连忙后退几步,隐在棵大树后,探头向前张望。

  “那里居然有锦衣卫?”他满脸疑惑。

  他又探头向中军大营看了看,道:“谁会带他们来呢?不会是陛下,他此刻正在皇宫,也不会是我,我辞职了!那会是谁呢?”

  他连连摇头,眉毛拧成了疙瘩。

  “糟糕!”他猛地抬头

不要太大了会坏的书包网

惊叫道:“那应该是仙师他们,他被陛下封为锦衣卫副都指挥使,率队围杀柳大将军,除他之外,再不会是别人了!”

  他重重点了下头,眉毛拧成疙瘩,“若是普通的士卒,恐怕还好说。若是有这个家伙在,那可要碰钉子!我得躲远点!”

  说完,他“嗖嗖嗖”像狸猫似的向前穿梭,穿过那条官道,向北跑出了好几箭地远,扭头看离中军大营远了,方才停了下来。

  他站在树林边,看着前方这个营盘。

  看了几次喘息的时间,他点点头,“这个营盘好像很平常,可以冲一冲!”说完,他迈步向山包的方向走去。

  走了没几步路,突然有股警兆传来,他猛地停住脚步,厉声道:“不对!”

  说完,他连忙伏在地上,竖起耳朵,仔细听了起来。

  “这支兵马看似平常,实际上虎视眈眈,暗藏杀气!似乎专等猎物送上门。绝对不可以碰!”他连连摇头,惊出了身冷汗。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