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文学

超拽高冷句子,性奴戴桂琴我被困在同一天十万年

2020-12-21 12:00:56 写回复
回答任吒的是一柄菜刀。

  任吒闪身躲过,将背包从门缝里抽了出来,就听“哐”的一声,门已经被王美珍重重关上了。

  见到任吒吃瘪,一旁的瘦子三人不由哈哈大笑。

  “兄弟,要债不是这么要的,咱们是文明人,正经生意人,可不是黑社会,不能搞这种强上的活儿,要不然真闹出人命来不值当的,毕竟都是给上面大哥打工的,这事儿就得讲究细水长流的慢功夫。”瘦子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,“咱就给她来精神攻击,等到王美珍受不了了,金龙夜总会总有她的位置,万一哪天她闺女懂事儿了要补贴家用了,也欢迎。”

  任吒拧了拧脖子,问道:

  “黎发财家到底还欠多少?我帮他还。另外,你们公司叫什么名字?”

  听到这话,瘦子不由一愣,绕着任吒走了半圈,似乎刚见到这个年轻人。用力吸一口烟,说道:

  “兄弟你不是拿我们逗闷子吧?你真是黎发财的朋友?他还活着?他们家在我们金宇公司的高利贷虽然还了大部分,不过利滚利到现在还差三十七万两千九,有零有整,这些钱都够在辽城买套房了,看你也不像是个富裕的样子,你给他还?”

  任吒点点头,“我给他还。”

  说着把腰里挂着的羊角锤摘下来拿在手上,用锤子的一角拉开背包的拉链,露出里面的一叠叠百元大钞。

  看到这些钱,瘦子眼前一亮,嘴角立刻咧了起来,口中说道:

  “嘿,你还真要帮他还钱啊?兄弟你仁义!”

  说着就要伸手拿钱。

  本来黎发财家欠的这些钱他们老板都不指望能还清,还多少是多少,最

中央电视台知名主持人李平

好还能把王美珍逼得进了金龙夜总会才好,没想到能一下子还清,那就再好不过。

  任吒一把拉上背包拉链,说:

  “先把欠条拿来销毁,再签个合同,既然是正经债务,那就按正规流程走,我再打个电话。”

  看看任吒的背包,再看看他手里的羊角锤,瘦子眯着眼睛点点头:

  “兄弟说得对,咱就得走正规流程,你等着,我让二愣去把我们公司财务带过来。”

  他使了个眼

王爷的通房丫鬟h

色,身后的一个小弟过立刻下楼去叫人。

  瘦子和另一个小弟此时晃晃您悠走到楼梯口靠看栏杆抽烟,挡住了去路,朝任吒好奇地问道:

  “兄弟你到底哪儿过来的?黎发财真的还活着?他又起来了?这么多钱,你也是仁义啊。”

  任吒摆摆手没说话,摸出手机拨了一个云省的号码。

  很快,手机拨通,任吒说道,“郑厅,是我。”

  手机中传出郑海峰欣喜的声音,“哈哈哈,小任呐,怎么样,安全回家了吗?什么正厅,我就是个副,可别乱叫。”

  从声音就能听出来,郑海峰心情不是不错,而是特别好,要不然也不会和任吒开玩笑。

  这几天破了这么个大案子,挽回了巨大损失不说,在系统里颜面大长,已经要把任吒当成自己的贵人,怎么看怎么顺眼。

  任吒微微一笑,说道,

  “郑厅您升正厅也用不了多久了,我这提前喊喊也没啥,我现在在辽城朋友家呢,您在辽城系统里面有没有朋友?得麻烦您点事儿。”

  电话那头的郑海峰眉头一蹙,问道:

  “你说,是不是遇到什么黑恶势力了?放心,我在辽城虽然没有什么熟人,不过在辽省系统里还有几个过命的朋友。我待会儿就给他们打电话

文学

美女警察办案被奸

你就说什么情况吧,实在不行,我直接给那边发公函。”

  相处几天,他对于任吒的性格和能力也有所了解,明白对方如果不是遇到了地头蛇,绝对不会找他。

  而对于这件事,郑海峰也十分乐于帮忙,毕竟他现在算是欠了任吒一个大人情,一时半会儿都还不完。而且对于这种他看重的年轻人,自然是能帮就帮。

  “也没啥,”任吒咂咂嘴说道,“就是想给您提供点线索,辽城有个什么金龙夜总会……”

  郑海峰双目一瞪,声音都变得兴奋起来:

  “涉毒?”

  “具体不知道,反正涉黑是

meetav

没跑了,这不我就一点线索嘛,剩下的就得靠您了。”任吒嘿嘿一笑说道。

  “好,我现在就联系那边的省厅!”

  “那就麻烦郑厅您了。”

  “什么话!你小子给我送功劳,我还得谢谢你呢。等有时间一定回云省走一趟!对了,以后叫郑叔就行。”

  “好的郑叔,您先忙。”任吒打蛇上棍,立刻又攀了攀交情。

  另一头的郑海峰挂了电话,面色凝重,思索片刻,拨通了一个辽省的号码。

  一个粗糙的声音从电话之中传来:“老郑啊?老同学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?我这办案呢,有事儿赶紧说。”

  郑海峰眉毛一挑,劈头盖脸就是一通:

  “好你个李大海,你们搞的都是什么东西!现在送你个案子,你就说要不要吧?”

 

充气娃娃实战演练

 福成小区三号栋501的门口,看看刚刚挂断电话的任吒,瘦子感觉有点懵。

  刚才他好像听到了什么“厅长”之类的字眼,而且对方明显是冲着金龙夜总会去的。

  就是那个想要把王美珍逼良为娼的金龙夜总会。

  “兄弟你……咳咳,哥你这是给谁打电话呢?”瘦子轻咳一声,脸上堆笑的问道。

  

任吒眨眨眼:“哦,云省的郑副厅长,郑叔叔。”

  “副厅长?啥单位的啊?”瘦子笑得越发灿烂,“哥你这上面有人儿啊,关系这么硬。”

  任吒一脸纯良的说:“公安。啥有人,我刚帮他们破了个案子,端了一家赌场和制毒窝点。这不证书和奖章还在包里呢。”

  说着从背包里掏出自己的立功受奖证书和奖章,在瘦子面前晃了晃。

  听到这话,瘦子两人面面相觑,都感觉心里有点发虚,像是碰见猫的老鼠。

  这个年轻人刚出现的时候,他们还以为对万和自己一样也是讨债公司的。

  随后听到对方的话,又看到包里那一叠叠的百元大钞,就把对方归类为黎发财的朋友。

  听了刚才这电话,怎么越听越有点被人设套诱捕的味儿了?

  原本以为自己是猫,没想到现在越来越觉得是个耗子……

  “演,别以为演戏能骗了我!告诉你们,像你们这种人渣我见得多了!”王美珍的声音从门里传出,带着不屑,显然一直都在门后猫眼里看着。

  任吒也没说什么。一屁股坐在台阶上,一手抓着背包,一手把玩着羊角锤。

  瘦子两人此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,同样靠在一旁不再言语,等着二愣子把公司的财务带过来。

  过了几分钟,瘦子似乎有些受不了这里压抑的气氛,摸出手机走到角落开始打电话。

  从他恭敬的模样来看,似乎是在和自己的老大沟通。

  半个多小时后,汽车引擎声在楼下传来,刚才离开的二愣子带着名背挎包的眼镜

文学

男匆匆走上来。

  二愣子此时并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,大喇喇上来对瘦子说道。

  “侯哥,金龙夜总会门口突然来了一大群警察,好像是让人端了啊,说是大排查,啥情况?这大白天的,拥护啥啊?”

  金龙夜总会!?

  真的被搞了?

  那小子不是虚张声势!

  瘦子深深看了一眼坐在一旁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的任吒,对手下低声说道:

  “闲嘴,不该问的不要乱问,欠条在哪儿?还有结款合同,赶紧的!”

  戴眼镜的会计立刻从挎包里拿出欠条和合同递给瘦子。

  瘦子一把抓过去,深吸一口气,走到任吒面前,先亮出一张手写签名带手印的纸,脸上堆笑:

  “哥,妥了,这是欠条。”

  说着,一把将欠条撕碎成了四片。

  又拿出结款合同的文件,双手递给任吒:

  “哥,这是结款合同,您看只要嫂子在上面签个字就行了。”

  任吒点点头,看了看欠条,确认是黎发财的字迹,又拿过结款合同,冲门口喊道:

  “嫂子,妥了,出来签个合同吧,以后债就清了。”

  随后拉开背包的拉链,对瘦子说道:

  “三十七万两千九是吧?你们自己拿,金宇公司是吧?”

  瘦子连忙摆手说道:

  “别,哥,别,使不得,使不得!你这太见外了,我们老板刚才说了,账就这么抹了,就当跟您交个朋友,以后有啥事儿就是您一句话的事儿,在辽城地面上绝对好使。”

  “哐……”铁门一声轻响,手持菜刀的王美

孙小果犯了哪些大案

珍已经打开门走了出来,看着满包的钱和任吒手中的合同以及欠条,一双美目之中满是难以置信。

  门内,穿着水手服的小萝莉黎萍儿正露出半张脸,紧张地看着这里,随时准备冲出来帮自己的母亲。

  “你……你真的是那个死鬼派来的?是黎发财那个王八蛋的朋友?”王美珍看着任吒颤声问道,同时一把抓过欠条看了看,正是当初她见黎发财签下的那张。

  “嫂子,是发财哥让我来的,让我给你带五十万,还一还债,还能剩下一些,我就自作主张了。”任吒一脸诚恳地说道。

  瘦子见王美珍出来,连忙转头对她说:

  “嫂子,我们公司都是正经公司正经生意,我们老板说了,您和我们公司的债务一笔勾销,咱两清了,您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,剩下的钱也不用还了。”

  随后冲三个小弟摆摆手:“走,别给哥哥嫂子添乱了!”

  二愣子此时还有些摸不清状况,看看袋子里的钱,对瘦子说道:“不是,哥,钱就在这儿呢,咱不要啦?”

  “少他妈废话,走人!”瘦子一巴掌拍在二愣子脑袋上,就要下楼。

  “慢着!”王美珍一声喊,让瘦子几人又尴尬地停了下来,“我不想欠你们的,该还多少,就是多少!”

  听到这话,任吒微微一笑,把装钱的背包往身前一放,冲几人说道:

  “哥儿几个,拿钱吧。”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