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文学

bl文库按住腰顶弄,2对2交换生日祝福语八个字霸气

2020-12-21 08:02:30 写回复
娜塔莎是开着夭夭林的车过来的,在公司的车子还没买上之前,只能占员工的便宜了。

  沈赋也明白

天鹏的意图,这是给他哥和未来嫂子制造相处的机会。

  “娜塔莎你有我们夏国的驾照啊?”

  “必须的啊,我都是好几年的老司机了,冰面上都能漂移~”娜塔莎很自信的样子。

  白姗姗表示,现在你别狂,有机会狂飙战车上碰一碰。

  三人当即启程,按着导航出了五环,又出了六环,高层建筑越来越少,渐渐的,开始出现了广阔的田野。

  娜塔莎很健谈,白姗姗就跟她聊对方老家有什么好吃的。

  “我们污克兰差不多跟鹅国人吃的差不多吧,美食肯定不如夏国的美,但分量大,吃滴饱~”

  难怪能吃那么大,白姗姗羡慕地想着。

  沈赋对她道,“等你什么时候好了,我带你去吃老莫吧。”

  “老莫?”

  “就是一家专门外俄式西餐的饭店,”娜塔莎解释道,“我也去过,挺好吃的,就是贵,我们好几个留学生AA的。”

  白姗姗期待道,“那一定要去尝尝!”

  她觉得自己很幸福,之前在川省,那么多各色美食,堪称小吃之国,四年前到了京城,更是集合了全国,乃至全世界的美**品,现代厨艺的成果被层层打开,可以尽情地享用,美食与美食之间的壁垒被打破,想吃哪国菜都能吃到。

  娜塔莎也觉得很幸福,如果能留在中國,那就更幸福了。

他头埋进了花蕊

  看着外面规划整齐的田野,还有平整的公路,她忍不住道,“我家里就是种田的,但那边太苦了,地面都是坑坑洼洼的。”

  沈赋感慨,“我们这边前些年也是,我小时候还有牛车呢,那玩意比汽车稳~”

  说起小时候的路面,沈赋想到了一个关于车的脑筋急转弯,看看前面开车的娜塔莎,嗯,她估计是不懂的。

  于是对白姗姗道,“姗姗,考验你

孙静雅变性

智商的时候到了,请听题。”

  白姗姗立即支棱起来。

  沈赋:“开着汽车去地里干活。打一个明星的名字,提示一下,地里的路坑坑洼洼很难走。”

  白姗姗想了好久,毫无头绪,结果前面的娜塔莎脱口而出,“田震呗。”

  她还唱了一句,“风雨彩虹哦铿锵玫瑰……”

  “怎么就田震了呢?”

  沈赋笑着解释,“路不平吗,所以走在田里,车子一震一震的。”

  白姗姗不服,“照你这个解释,应该叫车……震啊。”

  说到最后,她说不下去了,这不会是沈赋给自己设的圈套吧。

  这个真冤枉沈赋了,他也没想到白姗姗会联想到这个啊,不过似乎也更合理一些,田又没动,震的是车。

  前面娜塔莎听到白姗姗的话,张着大嘴笑得乐不可支。

  沈赋忙提醒,“娜塔莎小心开车。”

  “没事,我……”

  话

文学

音未落,娜塔莎突然猛地拐弯,车子直接冲出了路面,后座的白姗姗脑门差点磕到前面,幸好沈赋动作快,先一步用自己的手帮她垫了一下。

  “沈赋你没事吧!”白姗姗看着沈赋的手,这手本来就受伤了。

  沈赋摇摇头,问前面的娜塔莎,“怎么了娜塔莎?”

  当车子最终停稳后,已经出了路面,落在有些落差的绿化带里,车头撞在

短文集合

了一棵小树上,凭借车子自己的动力是出不去了。

  娜塔莎解开安全带,郁闷道,“刚才有个什么东西窜过去,我想避开它!完蛋了,这可是夭夭林的车!”

  三人忙下车查看,沈赋道,

恋夏38

“车子伤得不严重,这算工伤。”

  然后他们爬到路上,看见一只灰色的野兔子尸体横列在路中央,看不到什么外伤,终究是没有避开。

  白姗姗的喉咙动了动,问,“这个要怎

将她双腿分得更开

么吃?哦不是,要怎么处理啊?”

  沈赋上前拎起,扔到树下,“可惜你也吃不了,要不我就给你烤了,还是放在路边,让它的身体回归自然吧。”

  白姗姗倒也不遗憾,毕竟自己这个嘴不太利索,而且觉得沈赋的做法很诗意,因为兔子的冲撞,车子撞伤了小树,所以让兔子在小树下面腐烂,给小树充当肥料。

  咦,自己竟然有些诗性!

  白姗姗羞涩地扶了扶头发,“那现在要怎么办啊?”

  沈赋:“拍照,联系保险,然后找人把车拖上来。”

  娜塔莎,“我给朱教授打电话,找他帮忙。”

  然后电话没通。

  沈赋嘿嘿,拿出手机,“看来你们关系还不到位,看我的。”

  依然不通。

  沈赋啥也不说了,“这里距离咱们的蔬菜基地已经不远了,也就两三里路,这样,娜塔莎你和晓蝶留在这里等保险的人,我去前面叫人。”

  然而白姗姗

文学

却抓着沈赋的胳膊不松手。

  娜塔莎看懂了,“哎呀,我一个人在这里就行啦,你们一起去吧!”

  既然娜塔莎这么懂事,沈赋也就安心带着白姗姗走了。

  虽然这里属于野外,但治安绝对没问题,越是外国人,在国内得到的安全保障越高。

  就娜塔莎这金发碧眼大长腿的样子,一般坏人都不敢招惹,怕惹上外交风波。

  两人慢悠悠地走着,白姗姗扶着沈赋的手,“真的不疼吗?”

  “疼,但我不能说,我是男的。”沈赋一脸自然道。

  “哎呀,那我给你吹吹~”

  “那就吹吹吧~”沈赋倒是没有扭捏,“你这嘴里可是有1500块呢,吹一口提神醒脑。”

  白姗姗噗嗤笑了,吹了两口意思一下。

  “好了,还是赶路吧。”沈赋看了看导航,“沿着公路一直走就是了,走边边上,路上还是有车的。”

  白姗姗注意到,沈赋走在左边,让她在右边远离路上的车,这一刻,她感觉有些东西在发生变化。

  两人走的并不快,一边走,还能欣赏到路边的风景,这里跟沈赋的老家一样,同属于华北大平原,极目望去都是大块大块凭证的田野,看不到一丝起伏,跟晓蝶的老家很不一样。

  “啊,那是什么!”白姗姗看到路边有一小丛毛茸茸的东西。

  沈赋小时候见过,长大后见得少了,“那不就是蒲公英吗,这估计是今年最后一茬蒲公英了。”

  白姗姗提议,“过去看看。”

  摘下一朵,白姗姗冲着沈赋吹去,结果,“啊,怎么这么结实啊!”

  “是你肺活量不够吧~”沈赋也去吹,结果白姗姗的

张悠雨大胆

手立即挪开,沈赋吹到了她的脸上。

  两人面对面,嘴对嘴,中间只有十公分很多余的距离,除此之外,和接吻别无两样~(后有追兵,前有虎,冲啊,求月票!)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