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历史

办公桌忍着点别叫,有肉的小说被大征服的名器美妇

2020-12-26 16:28:16 写回复
“教教我好不好?你教教我怎么让人起死回生!我愿意跟你去自首。”张琪抓着秦开宇的脑袋说道,“我现在就把他杀了,然后你再把他救活,我学……”

  “艹!”秦开宇忍不住大骂,“教授你有病吧你!”

  张琪呼道,“你闭嘴。别说话!



  唐希沉声道,“你想要救谁?”

  “这你不要问,你只要教我办法就行了。”

  唐希摇头,“没有什么起死回生的药。别做梦了。”

  “你不要骗我,他明明被人打伤,是你救了他不是吗?”张琪问得急躁。

  秦开宇也很想知道答案,用非常渴切的目光看着她。

  唐希沉默片刻后说道,“没有的事儿。”

  “那个臭道士他明明……”

  “他是疯子,疯子的话你们也信?他说生病不用去医院,在家喝点符纸就能痊愈,这话你们信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张琪绝望摇头,“你肯定隐瞒我什么!你肯定有办法把死人救活的。我这就杀了他,我要亲眼看着你把他……”

  砰——

  一颗子弹从窗外射杀进屋,刺穿了张琪太阳穴。

  她瞪大双眸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啊——”秦开宇捂嘴呜咽,“又有杀手吗?”

  “别怕,是警方的狙击手。”

  警方应该是听见张琪说要杀人才开的枪。

  “哦……”秦开宇呼出一道颤抖的呼吸声,“这都是什么事儿啊?好端端的,这几天怎么天天撞血腥。”

  张琪的尸体刚抬上担架的时候,屋外围栏处一个男人吆喝道,“师叔!!”

  听见叫唤声,秦开宇走过去挥到,“怎么又是你?你还没回医院吗?”

  谢亨华吹眉瞪眼,“我找我师叔,你别拦道。”

  

调整两个警花性奴

唐希在和警方做笔录,说了几句话后朝他走来,“怎么了?”

  谢亨华嘟囔道,“师叔,这有阻孽印记的人是不能乱杀的。”

  唐希一愣,“杀了会怎样?”

  “下印记的魂肯定会施加报复。这份怨气一旦暴走就不好控制了!”

  秦开宇喷道,“你又在这里乱放屁,赶紧走赶紧走。”

  就在这时医院走道灯光突然闪了一下。

快穿之双修系统(h)

  唐希身子一绷,脸色大变,随手推开身边的秦开宇。

  秦开宇倒在地上的时候,看见唐希整个人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撞在墙上,身子狠狠抖了几下,哽着嗓子不知道在脖子上撕扯什么东西!

  谢亨华急忙拿出黄纸写好符文,打开瓶盖撒了点血迹,在符纸上乱写一通往唐希那边飞射过去。

  只听啪兹一声。

  黄纸诡异燃烧。

  唐希扒开东西爬

空姐 潜规则

起身,瞳孔闪过金色光芒,她拔腿开溜,一路上像疯婆子一样大喊,“都让开!快让

我怕父亲的太粗太大

开!”

  砰咚咚地,她撞到一大堆东西,人

天空人体

群。直到她冲出楼房,跑到太阳底下,世界终于安静了。

  一身冷汗,气喘吁吁。

  唐希还没从震惊中回魂,她手机震动了起来,拿起来一看,是李警官的电话。

  “李警官?”

  “唐小姐,我们刚

文学

才进张教授家里准备取证调查的时候,刚进客厅没多久就闻到一股腐烂的气味,现在大家都呕吐不止,头晕目眩,几乎全军覆没。不知道那是什么毒气,你能不能过来帮忙看看?”

  唐希想了下后说道,“许是尸毒。她家里应该藏有尸体。你们都别乱动,发定位给我,我马上过来。”

  医院大厅内,秦开宇惊恐的看着大厅门口处的女医生背影,“我的天呐?张教授不是死了吗?那个人是什么东西?”

  谢亨华惊讶道,“诶?你能看见?”

  秦开宇鸡皮疙瘩冒个不停,“你看见了吗?”

  “我看不太清楚,只能看见一团模糊的气。按理说你也应该看不见才对。哦,对,昨晚你刚吞了一颗还魂丹,魂丹还没消化殆尽,能看见鬼影也很正常,别担心,过几天这能力就会消失的。”

  秦开宇身子抖个不停,“刚才就是那东西在攻击陆璨?”

  “肯定是,你没看见她的执念有多深嘛!大白天都敢顶着现身,只是不敢出大楼晒太阳。看样子她要守门了啊,师叔就很难再回医院了,进来就会被她追杀。”

  秦开宇嘴皮子狂抽,“那我呢?我能出去

文学

吗?”

  “你又不是什

年轻的老师中文版在线

么角儿,有你什么事啊?”

  “刚才张教授拿我小命威胁我了呢!”

  “放心吧,你在她眼里就是个路人甲,她想要威胁人,随便抓谁都能威胁,不是非你不可。你就当没看见呗。”

  放屁!看见了还能当没看见!

  真心话,在这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些邪门歪道的,但是眼前这个玩意儿,不停地刷新着他的三观。

  他感觉,人生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以后他还能好好留在医院当医生吗?他想转行了怎么办?

  门口,唐希和张琪眼对眼瞪视中,两人一动不动。

  秦开宇见状问,“陆璨她也看得见这女鬼吗?”

  “是啊,我早就告诉过你,她有天眼,能见鬼神的。怎样?我师叔超级厉害吧?”

  秦开宇无语问,“她知道有鬼神,为什么不弄死这东西?”

  “能看见不代表能料理啊!这鬼也是分等级的,就好比我。那玩意儿我也就只能看看的份儿,完全插不上手。估计师叔也难办,你瞧她只有落荒而逃的余地,都不敢进来。”

  话音刚落,他们看见唐希脚步挪动,竟然靠过来了。

  谢亨华抽吸道,“师叔她想干嘛?往枪口上撞吗?”

  秦开宇跟着大叫,“陆璨?你白痴嘛你?都逃出去了就赶紧走啊!以后都别进这栋楼不就行了嘛!”

  唐希没有听他们的,一步步朝大楼门口走过来,屋檐的阴影快要盖住她的头顶。

  张琪也挪前一大步,不吭声,就死死瞪着她。

  两人隔着一条阴影天线,一个站在阳光底下,一个站在屋檐隐蔽之下,眼瞪眼。

  唐希冷声问,“能开口说话吗?”

  她就瞪着不吱声。

  还算好,夏音说过,不能说话的鬼,不算太厉害。还有办法料理。

  唐希开口道,“我让你进我身体里,我带你回家吧。你儿子的尸体,被警方找到了。”

  张琪神情一动,发出一道道惨烈的嘶鸣声,“啊——”

  唐希捂了捂耳朵,发现根本挡不住这些嘶鸣,耳膜都被她喊得出血。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