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历史

无翼乌漫画之无挡遮,gif动态图视频第五十八期mitao

2020-12-20 16:29:12 写回复
语卿吃饱喝足,碗筷就那么扔在桌子上,等着明天丫鬟来收拾,两个人全都上了床。

  只要一想到夏若寒不过是个太监而已,语卿也没什么难为情的。

  想到之前不好意思和夏若寒同床共枕,而非要跑到太师椅上挨了半个时辰的冻,实在是太不值得了。

  等到下半夜,语卿不仅认为不值得,还认为

书包网浪荡吸吮办公室

那么做是自己找虐。

  因为她发烧了,还是那种高烧,烧的她死去活来。

  她想趁着夏若寒熟睡,偷偷溜进空间里吃药,或者给自己打一针也不错。

  可她却惊恐的发现,生病的她居然进不了空间!

  早知道就该从空间里拿出一点常用药备用的。

  烧得太难受了,语卿忍不住哼哼唧唧,把身边的夏若寒给吵醒了。

  再一次被扰清梦,夏若寒很是恼怒,刚想发火,却感受到了语卿身体烫得象个火球,知道她发烧了,只好让人请大夫。

  下半夜,整个府邸都兵慌马乱,请大夫的请大夫,找冰块的找冰块。

  大夫诊治过后还得煎药。

  这样忙乱了几天,语卿烧退了,病好了,可夏若寒却一脸憔悴,看向她的眼神很是不善。

  本来是该她服侍他的,最后反过来是他照顾了生病的她好几天,这叫他怎么能忍?

  在语卿病好后的第三天,他老鹰拎小鸡似的把他拎到了庆伯的面前。

  吩咐道:“这个小东西是咱们家新来的小厮,以后端茶倒水打扫卫生所有事全都吩咐他做就是了。”

  他的话音刚落,庆伯身边的兰儿就抗议起来:“大人!他负责端茶倒水,那我做什么呀?”

  说这话时,她极为不善的看着语卿。

  这是从哪冒出来的葱,竟然一出现若寒哥哥就对他百般纵容怜爱。

  他生

带着倒刺的肉根 不断的冲撞

病了,若寒哥哥亲自喂为她问医尝药,还命厨娘做可口的食物给他吃,还衣不解带的照顾他。

  她和若寒哥哥是青梅竹马,却没有受到他这般照顾。

  现在这根来历不明的葱还想代替她服侍若寒哥哥,她怎么能答应?

  语卿在心里恨夏若寒恨得咬牙切齿,在她女扮男装的情况下还能被兰儿记恨,

文学

全都是他给她拉的仇恨。

  对于兰儿的抗议,夏若寒没有像对待常人一样一个眼刀甩过去,冷到令对方闭嘴。

  他是个极度念恩的人,庆伯为他挡过刀,所以对兰儿比较宽容,闻言只是笑了一声,道:“有人帮你把活都干了,让你天天睡懒觉还不好?”

  兰儿原本不悦的小脸瞬间豁然开朗,用挑衅和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语卿。

  语卿无暇顾及她,在思考着目前自己的境遇。

  不用想,夏若寒刚才吩咐庆伯的话的意思肯定是,她不仅要伺候他,这里所有的人都能使唤她,包括兰儿。

  思及此,语卿顿时不淡定了,压低声音对夏若寒道:“不是说好的只服侍你一个人吗?现在家务活儿你让我全包?我还是个孩子,你这样折磨我,你良心不痛吗?”

  夏若寒斜睨着她:“你不是认为本座没良心吗?那本座总要实至名归,对不对?”

  这家伙是魔鬼吗,连人家心里想什么他都能够感觉得到。

  语卿气得直跺脚。

  夏若寒见她气急败坏,笑着在她耳边道:“你只要告诉本座你究竟是谁,本座不仅不要你干这些繁重的家务活,还把你当宝贝供起来。”

  语卿脑子里立即警铃大作,这家伙竟然还不死心!做这么多事情就是想知道她是谁。

  这让她怎么说?如果让他知道她就是那个造成他悲剧人生的作者,他还不宰了自己!

  端茶倒水做家务算什么?相比较起被厂公大人寻仇,刷马桶她都没关系!

  语卿非常识时务的换

你是夏日繁花唐悠悠全文免费阅读

上一张谄媚笑脸,伺候大爷一般扶着夏若寒的胳膊回房间。

  “斟茶倒水干各种家务活是吧?大人每个月会给一点工钱吧。

  人家府上买断的奴才都有工钱,何况我,多少也给一点。”

  语卿是个很理性的人,既然逃脱不了被奴役的命运,那就得争取利益最大化,想让她当杨白劳,门都没有!

  夏若寒似乎没想到她态度转变的

水中色567

这么快,才被叛了死刑,就开始争取死缓和减刑。

  他饶有兴致的盯着她看,像是很认真的在考虑她说的话。

文学

  良久,点了点头道:“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,那本座每个月给你二两银子,你看怎样?”

  这能怎么样?这简直是太好了!

  红楼梦里的大丫鬟一个月才一两银子的工钱,他却给她二两银子,都赶上红楼梦姨娘的月钱了。

  语卿举双手双脚赞成:“大人,你真是太好了,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像你这样英明神武,善解人意,心地善良的主子。”

  当然,如果他没有强行逼她为奴就更好了。

  夏若寒被她吹捧的有些高兴,但以他的性格是不会直接笑出来的,只能眼底含笑这样子,然后出去吩咐庆伯腾一间

奶飞

杂物间给她住。

  虽然语卿有心理准备,为奴不会什么好的待遇,但没想到这个人渣连一间现成的房间都不肯给她住。

  要知道这个庄园有几十个房间,他竟然让她住杂物间!

  不过只要那个死人渣不逼问她是谁,就是让她打地铺她也干!

  那天之后语卿过上了底层奴才的日子,每天起早摸黑给夏若寒洗衣服,端茶倒水擦地板,被兰儿指挥着做这做那。

  身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女主角,被自己的不孝女欺负,语卿常常控制不住的和兰儿吵了起来。

  在又一次兰儿指挥她做这做那时。她又炸毛了:“你自己也是奴才,有什么资格命令我!”

  兰儿可没把自己当奴才,她觉得自己是夏若是的童养媳,是督主府未来的女主人,使唤语卿是理所当然的。

  见她竟然敢瞧不起她,上来就抓住了她的头发,骂道:“你少胡说八道,我跟你才不一样,

97 gan

大人最疼爱的就是我。

  他让你为奴是怕我累着你知不知道!

  我让你干活儿你居然敢顶嘴,信不信我告诉大人让他打你板子!”

  语卿虽然手无缚鸡之力,但她向来不是让人随便乱捏的软柿子。

  被自己的不孝女拽头发,简直不能忍,于是动手反击。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