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故事

愿往后余生的暖心句子,小丹又嫩又紧的飘花伊人

2020-12-21 12:00:52 写回复
两个人瞬间打成一团。

  女孩子惯用的招术,抓脸,拽头发,掐脖子,一顿操作下来,两人都挂了彩。

  一大群下人拼命把她俩拉开,劝她们不要打了。

  兰儿拉着她爹庆伯的衣袖拼命撒娇,指着语卿道:“爹,他不是个男人,动手打女人,你快把他赶出去!”

  语卿巴不得被赶出去,摸了摸被抓花的脸怼道:“我就不是男人怎么了?见了你这种讨厌的女孩子就往死里打!

  要把我赶出去是不是?好啊,我还求之不得呢!说的好象我喜欢待这里为奴似的。”

  说罢,理了一下被扯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就想走。

  才一转身,就看见了夏若寒。

  他沉声道:“谁准许你走的?”

  语卿把手对着兰儿一指:“你的心肝宝贝!”

  夏若寒的脸顿时一沉,如风雪将来,好不怕人。

  兰儿见状,忙跑到他面前,还没说

话就开始嘤嘤嘤:“大人,不是这样的,是她干活偷懒,我只不过是说了她两句,她就动手打我,我一气之下才说要她走的。”

  说着,可怜巴巴的把被语卿抓伤的手背递到了夏若寒的面前,委屈的道:“大人,你看,这都是她挠的……”

  夏若寒盯着那些伤痕沉默沉默再沉默。

  语卿气得半死,小丫头片子还有两幅面孔,一见到厂公大人就来绿茶婊

中国老妈freebiodes

这一套,你亲妈我不惯着你!

  语卿翻着白眼道:“你和我不都是奴几,你又不是管家,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,谁给你的权和脸面?

  你欺负我折磨我,不就是觉得我病重厂公大人照顾了我两天,你妒嫉了呗。

  厂公大人真喜欢谁,你一个丫鬟有权干涉吗?

  你那么想整死我,就想办法让厂公娶了你呗,你成了这府里的女主人了,哪怕弄死满府的奴才谁反抗得了?

  你做一天奴才就得尽一天奴才的本分,别没主母的命,却非要行主母的权,谁买你的账!”

  兰儿没想到她这么不给面子,当着夏若寒的面把话说的这么难听,顿时哭的更伤心了,扒住夏若寒的胳膊,把眼泪使尽的往他胸口上蹭:“大人你看!她还骂我,呜呜呜!你要给兰儿做主啊!”

  语卿和一直沉默的夏若寒对视了片刻,转身就跑。

  下人们不明所以的看看她,又看看夏若寒。

  夏若寒面色

中国老太婆gramytrube

凝重的盯着她的背影一言不发。

  还是庆伯命令两个下人道:“快跟上阿卿,看他去哪里?”

  语卿径直冲

文学

到厨房,在几个厨娘的惊诧中抢过一把菜刀。

  那两个追赶她的下人吓坏了,在后面喊:“阿卿阿卿,你要想开一点,千万别做傻事!”说着还妄图夺过她手里的菜刀。

  做傻事是不可能做傻事的,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傻事,但更不会受窝囊气。

  语卿拿着手里的菜刀在空中胡乱的砍,把那两个下人逼退,径直向夏若寒冲去。

  兰儿见了,大声喊:“保护大人!”

  顿时,府里的下人将夏若寒团团围住,固若金汤。

  兰儿更是夸张的像老母鸡保护小鸡一样展开双臂,把夏若寒护在身后,戒备紧张的盯着语卿。

  语卿到了跟前,停下脚步,隔着好几个人把菜刀递向夏若寒。

  “你让我伺候你我也伺候了,你让我干家务活我也干了。

  你平白无故的把我扣在你的府上当你的奴才我也认命了,但你不能让我连你家的丫鬟也一起伺候。

  我不干了,也不做你出的选择题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。”

  一个下人从她手里拿过那把菜刀,但并没有交给夏若寒。

  夏若寒冷峻沉默的看着语卿,怎么也没想到她脾气竟然这么大。

  骂完了兰儿又骂他,还拿死来威胁他,他有些尴尬的看了那些下人一眼。

  但他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男人,怎么可能被两个小姑娘打架这点小事给闹的手足无措。

  他面色一沉,对兰儿道:“你退下。”

  兰儿愣了愣,撒娇的喊了声:“大人……”

  两只眼睛看着语卿,那意思是说,怎么不收拾她。

  夏若寒瞟了她一眼。声音比较柔和:“放心好了,本座不会允许任何人在府里闹事。”

  兰儿顿时笑开了花:“就知道大人会为兰儿做主的!”

  说这话时睥睨了语卿一眼,

别急老师今晚随你弄

一脸得意的从她面前经过。

  语卿见她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,火气一下就上来了,脸色一冷,转身向府门走去。

  夏若寒在背后沉声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  语卿头也不回道:“明明是你的丫鬟欺负我,你却想要收拾我,我不干了,有本事杀了我!”

  她已经不想再单方面的退让和忍受,她更愿意跟厂公大人互相伤害。

  夏若寒的脸全黑,快走几步追上语卿,从后面抓住她的衣领子就往书房里拖。

  兰儿见了,开心的鼻涕泡泡都美出来了,幸灾乐祸的看着语卿,用口型道:“你完蛋了!”

  语卿更是炸毛。

  夏若寒把她拖到书房里,这才放开她,伸手就想摸她的脸:“啧啧,这么没用,都快被人打破相了,疼吗?”

  语卿一爪子挠在他脸上,他俊美无俦的脸上顿时出现几道明显的抓痕。

  抓完之后,挑衅的和夏若寒对视:“你说疼不疼呢?我打不过你的兰儿,那很正常,她比我大好几岁,我还是个孩子。

  再说我打过她了,我就有好果子吃?你不是要为了她收拾我吗?我哪敢真打她!”

  别人在大名鼎鼎的厂公大人面前不是瑟瑟发抖,就是阿谀谄媚,像她这样对厂公

掰腿的正确姿势

重生之夜谢青鸾h

人非打即骂没个好脸色的实属罕见。

  但语卿不在乎,反正她已经得罪他

文学

这么多次了,也不怕再多一次,她现在破罐子破摔,活下去的意愿极其不强烈。

  厂公想弄死她就弄死吧,她是这本书的女主角,她死了,这本书也就剧终了,这个世界也就坍塌消失了,大家一起死好了。

  夏若寒见她把对兰儿的怒气全发在他身上,先是皱了皱眉。

被扯胸罩还让我做上面自己动



  随即低低的笑了起来,那笑声闷在胸膛里,发出轻微的震动,起先还压抑着,但很快便克制不住的笑出声来。

  语卿很是生气,脱下脚上的鞋向他扔去:“我叫你笑,我叫你笑!”

  夏若寒灵巧的接住。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