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故事

人日牛为什么牛不拒绝,旅游时跟妈妈有了关系雨天正能量的句子

2020-12-20 12:06:06 写回复
凤凰城的混乱仍旧在继续。

 

小宝贝夹的真紧太爽了

 已经取得捉光计划全面成功的十魔宗,却并未制止这种混乱,而是放纵。

  已经感受不到光之巨人的原住民强者们,开始在绝望中丧失希望。

  大量的封魔人走入了末路,选择了彻底解放心中的魔鬼。

  杀戮、破坏、摧毁···文明的痕迹在肆意的战斗中,被拆卸成零碎。

  “要想找到降临凡间的圣子,就必须先找到圣者。而圣者就在凤凰城,这是我们所截获的线索。”

  “平静而又安稳的凤凰城

与僧侣交行的不眠之夜第二季

里,看不出谁是真龙谁是草蛇。但是当这里被搅乱的时候,真正的圣者就有可能现身。”墨霆渊和宋清文并肩而立。

  此时的他们站在了灯塔上。

  位于地表的那一部分凤凰城还算平静,骚乱和动静,都被十魔宗的弟子强势击破。

  但是地底则不同。

  那里已经堕落成了一层层的地狱。

  “那凤凰城呢?”

  “宗主就不在意?”宋清文对墨霆渊问道。

  墨霆渊道:“毁了又如何?我们总归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对他们而言我们是外人,是掠夺者,也是侵占者。我们可以被利用,被聘请,被敌视,甚至是被恭敬的俸请。唯独不会被真正的接纳,所以···这样一个世界里的一座城,哪怕是他们的希望,毁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。”

  宋清文闻言,摇了摇头,仿佛不赞同一般,且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还真是冷酷呢!果然不愧为十魔宗的宗主,不仅心是冷的、血是冷的,口气也是冷的。”

  墨霆渊倒是不恼怒,反而笑道:“那也不及你分毫,那个以饮用少女鲜血为习惯,以为追随的是纯黑使者马修的组织,他们幕后的真正操纵者,难道不是你宋清文么?”

  “若非有你宋清文在,这些家伙又怎么可能,在凤凰城的各个岗位都安插人手,然后还悄然的发展壮大?”

大炕上的人肉体乱



  “你利用了他们的信仰和情感,让他们以为自己正在做正

文学

确的事、神圣的事。如今倒是说的一口好话···!我十魔宗的门风,何时变得这般虚伪?”

  墨霆渊这话可不仅仅只是调侃。

  他更是在提醒宋清文,哪怕宋清文在废土世界获得了某些先机和优势,他的一举一动依旧还在他的眼里。

  他可以纵容,却并不代表什么都不知晓。

  正如现实中,发生在魔风殿的事情始末。

  墨霆渊不可能什么真相都不知晓,他只是选择了沉默,不代表必须沉默。

  宋清文转身,冲着自家宗主拱了拱手。

  “还要多谢宗主关照,小小手段···难登大雅之堂!侥幸一切都依照计划在走,虽有些许纰漏,却也并未超出太多,还在控制之中。”宋清文说道。

  墨霆渊转过身,背负着双手:“是吗?那柯孝良呢?”

  墨霆渊知道柯孝良一点都不奇怪。

  因为血符之事,因为血魔宫之事,都足够让十魔宗宗主,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。

  “魔风殿追查了数月,始终一点消息都没有。”

  “心机长老试着用心机引,沟通他的魔种,却惊觉他的魔种被强大的封印镇压,犹如死寂根本无法沟通。”

  “这可不像是一个寻常弟子能有的

亚洲色库

手段。”墨霆渊死死的盯着宋清文说道。

  此时的柯孝良,也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将视线投了过来。

  同时对于十魔宗的手段,又有了几分感慨。

  他竟然都没有发现,十魔宗竟然曾经以魔种,对他进行过定位。

  得亏了他一再以封魔人之道反馈的意志力形成封印,反反复复的封印魔种,这才让这种定位未曾生效。

  宋清文闻言,沉默了片刻,随后却说道:“血魔宫之事后,他与我联系过。”

  “当初血魔宫坠毁,他趁着混乱逃了出来,我为他

斩了一具化身,让他假死遁逃。随后我安排他潜伏到了真武宗,以真武宗弟子的身份继续修行。如果一切顺利···现在他应该已经是真武宗的内门弟子了。”

  “至于他的魔种,也当然是我出手封起来的。若非如此···他又怎能潜入真武宗?”

  柯孝良此刻听的满脑子问号。

  墨霆渊会追问他,虽然出乎意料,却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宋清文又是怎么回事?

  为什么要说谎,又为什么要用这种谎言替他打掩护?

  墨霆渊果然没有相信,而是貌似正经道:“真武宗吗?那倒是好极了,对了···宋长老不介意将他

欧美girlsandpets最新

伪装后的身份告知我吧!”

  “真武宗与我十魔宗时常有些摩擦,我若不知晓他的身份,稍有不慎···门中长老将其打杀了,也是不美。”

  宋清文却道:“所行之事,多一人知晓,便多一份风险。告知宗主倒也无妨,原是应该···但是宗主也不必将之身份告诉诸位长老。来日若是遭遇,他不幸被某位长老击杀,也是他命中有此一劫,怨不得人。”

  说罢扭头又对墨霆渊道:“我这弟子现

色内

在唤作‘杨书傲’,真武宗山脚下玉浓杨氏的旁支族人,从出生到年少的履历一应俱全,是我早就准备好的身份,他只需切入进去便可。若非门内无人泄密,他自己再谨慎小心些,断无被识破的风险。”

  墨霆渊此时虽未曾求证,却已经相信了三分。

  毕竟宋清文说的言之凿凿,确实不像是说谎的样子。

  至于是否有

文学

杨书傲这个人,他是否又果真是柯孝良,墨霆渊自然有办法去验证一二。

  此时倒是也不必继续纠缠往下说。

  “我还有一问。”

  “古神之血···是否为你弟子所取?又是否已经落入你手中?”墨霆渊问道,这或许才是他真正想要询问的问题。

  虽然血魔宫表面上将这一切,都归咎在了盗天宗的头上,甚至已经伐山破宗,拔了盗天宗的道统传承,但是谁都知道,这只是表面文章,是血魔宫强行挽救自身损失的尊严之举。

  暗地里血魔宫其实则认为这是十魔宗的算计。

  一口黑锅···还是扣在了十魔宗的头上。

  只是因为十魔宗强势,血魔宫又屡屡遭受打击,这才有苦难言,不敢寻衅上门。

  没有苦主上门,仇却结下了···且定然无解。

  以墨霆渊的心胸,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领下这么一口黑锅?

  再怎么说···也得将古神之血弄到手了,再言语其它。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